http://www.qq360wang.com

阳光的味道

 一

久违了阳光日子被浓雾缠绵。

在苍茫中穿行的车,无法把浓雾划开。灰白的雾无边无际,遮住了所有。眼睛所到之处,除了茫茫的灰白,还是茫茫的灰白。司机把防雾灯打开,那光柱也只能射出几米远,然后就在雾中消失了。

冬天的早晨,我无法分清由黑夜到白昼的边界,就好像一艘太空飞船被强大的磁场拽进了黑洞一般。没有风声,没有流水声,什么声音也没有。如果不是间歇性的导航仪带有金属质感的机器语音提醒,我们的车队一定会寸步难行。车速慢到了蜗牛一般,慢慢向前爬。车内的人缄了口,却把眉头皱了起来,我不知道大家的心中是否和车窗外边的浓雾一般迷茫。

我是应同事潇的邀约参与这次考察的。潇是位热情大方的美女,代表单位在村里挂职。那天打来电话,说想带领村班子和部分村民代表,到几处农业园区参观考察,来寻找一些适合村里经济发展的项目,知道我对农业比较熟悉,特邀我一起参加,我很欣然。

潇那个村庄我去过两次,在黄河岸边的一个臂弯里,静静地远离喧嚣。

村里很静,成年人在天还未全亮的时候就到城里去了,学生们上了学,把村子交给了老年人和一些在街头巷尾蹲着不动或来回溜达的土狗,还有村边柴堆旁边扒拉草屑,寻找几粒遗落粮食或者虫儿的土鸡。一只公鸡羽色鲜亮,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高昂着头,看着七八只母鸡不断地忙碌。走在村里,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仿佛我久违的故乡的小村又一次复活,用温馨将我静静拥抱。

第一次去这个小村的时候,潇已经挂职了一段时间,她带着村民们修了路,疏通了排水沟,村庄的面貌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有些庭院门口,栽上了花儿。一些常见的花卉不像城里的花园一般修剪得整齐,却也开的绚烂且肆无忌惮。木槿花开了好久,还在温柔地坚持。大丽菊招摇的很,格外醒目。牵牛花攀缘着墙头,把喇叭吹向天空。我最爱的还是那扁豆花和丝瓜花,它们会让我忆起乡愁。

乡愁是很多人永远的心结,特别是如今的许多村庄正在消失,那些围绕着村庄的土路和田埂,小溪和野塘,大树和老鸹窝淡出视线的时候,乡愁就愈发浓郁起来。当一些有着悠久历史的村庄倏然不见,那些在村庄上空缭绕了多少年的美丽传说,也就无影无踪了。

再回首,雾遮断归程。再回首,泪眼已朦胧。

我把那个村子当成了自己的故乡,至少它唤醒了我尘封的记忆。那时候,秋色正深。

这一次在雾中穿行,时光已是隆冬。

如今的冬天,失却了好多经典的气象。雪越来越少了,入冬下了一场,没等孩子们放学以后把雪人堆起来,就消失不见了。然后这个冬天,雪的影子再也没有来过。更不用说村庄在雪的覆盖下静静地呼吸,屋顶上的烟囱里冒出的炊烟才让人把一个村庄从原野里辨别出来。至于用竹竿从屋檐上敲下一段凌柱,咧着嘴唏嘘着把它嚼得像冰糖一般嘎吱嘎吱响,对如今的孩子们就只能是传说了。

但冬天还是来了。

城市扩张的步子减缓了,许多往年在工地上用一根绳索把自己吊在大楼外半天空的云雾里悠悠荡荡的村民,今年的活路格外清冷。他们不再去城里打工,而是回到了村里。城里的工地隐约在了雾霾之中,村庄的小路也隐约在了雾霾之中。雾霾是这个冬天的底色,也是这个冬天的主题。它遮住了望眼,让许多人迷茫,看不清前程。

秋天开在村庄里的那些花,早已化作了尘埃。至于扁豆和丝瓜有多少收获,我没有特别关注,我只是想这个冬天,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也是一种奢望了。

看着车里沉默的村民,潇还是想法打破了寂静。她向村民介绍了我,说我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对农业发展有很深的研究,对如何让村民在村庄里创业有独到见解,还谈到我的电视讲座《三农经济学》。几位村民对我投过来热切的目光,我只好悻悻地笑。

尴尬总是被打破了,我开始看他们的脸,一色的黝黑。而他们的目光却是真诚的,我想起了故乡的那些旧邻,也是这样的目光。于是开始攀谈,说些村里的事情,庄稼的收成,土鸡蛋的价格,还说到了秋天的扁豆和丝瓜。他们说,那些东西是不能换钱的,明年你到村里去,想摘多少就摘多少。

心里变得温润起来,这是一种久违的亲情,属于遥远的记忆。那时候的乡村,在钞票稀缺时光里,用来换一些果蔬和零食的,是浓浓的亲情。我这一刻被感动了,看了一眼潇,看了一眼跟我故乡旧邻一样的村民,暗暗许诺,一定和他们一起,穿越这浓浓的雾,等到阳光味道

可那一天的阳光一直也没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阳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