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q360wang.com

黄昏还好

 是的,九月就要没了,天光暗的越来越早,只不过是八九点钟,天就黑了。夏天不这样,夏天的夜会很晚到来,南方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我们的天还兀自亮堂着。那个时间,我一定是在河边,或者疾行,或者舞蹈,只是没有一次,落坐在亲水的台阶上。

虽然,我很愿意。

愿意选一处人少的地方,即便人来人往也没关系,他们往来他们的,面向河流,我可以忽略他们。可是,每处台阶都坐着有人,恋人、老人、孩子、还有三三两两的垂钓者、几只撒欢的狗儿。护栏围起的水面,再也没有戏水的欢腾,况且还有游船上旅人的眼。

无处落坐。

我只好一路疾行,或者舞蹈。

我的窗是西向的,从正午开始,太阳就从窗子的左上角开始,慢慢向右上角移动,窗格的宽度大约是两米或者多一点,这点距离,我甚至一秒就可以抵达,可太阳却足足走了四五个小时。等它移到离窗框一柞宽。

黄昏就近了。

对面楼顶上,有人圈养了一群鸽子,他站在楼顶平台上,如同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鸽群依次起落,一拨接另一拨,活泼俏皮,掠过楼顶时,轻佻的像要落下去,一振翅却又飞的更高,没有鸽哨,想必是不允的,但这样的轻灵搅散了尘烟,给青灰的天空带来一点生机。

太阳依然明亮,没有黄昏的迹象,黄昏是突然到来的。

走出大楼的时候,天光就暗了许多,太阳隐藏在楼群后面,投下巨大的阴影,偶尔的一个空隙,再露一下脸,已经是圆满的显出夕阳的韵味。

一路向西,半小时功夫,太阳就将要落了。园子里的树只有梢上还沐着光芒,碎金般,草棵低伏,想必也是倦了,那几只常常出没的流浪猫此时不知隐匿在何处,隐隐听见细弱而持续的叫唤,那是属于夜晚的生物,它们为将尽的黄昏之后眩美的夜而欢呼。

我站在楼前的空地上,看着最后的夕阳将剪影投射在地面上,细长、向前延伸,伸手抬脚,如皮影里鬼魅的小人儿,美好的无以复加。

夕阳还在,圆满,并不红亮,越来越浅,沉入眼底,还有余光,照亮这个世界,直至黑夜到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黄昏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