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q360wang.com

一窗梧桐香

在这难得明媚的早春阳光里,拉开窗子,一丝弱弱的香气飘来,时隐时现、若有若无,似乎是并不想引起谁的注意。循迹望去,竟是窗外那几株高大的梧桐树悄无声息地盛开了,淡紫色的花朵如风铃一般随意倒挂在枝条上,一串串、一簇簇地弥漫在风中,炫目却不热闹,飘洒却不招摇。

京城四月,芳菲无限。公园里、马路边,黄的、红的、粉的、白的、紫的……时令花卉比美似的竞相怒放,姹紫嫣红,一城锦簇。也许是怕辜负这大好的赏花时节,人们巧设了各种花节:玉渊潭的樱花节、平谷的桃花节、大兴的梨花节、凤凰岭的杏花节、潭柘寺的玉兰节、香山的山花节……明媚的天气里,人们朝鲜花盛开的地方涌去,花海人河,耀眼吵杂,花丛中攒动的人头不知比忙碌的蜜蜂、蝴蝶多出了多少倍。就在这样的繁华春光里,梧桐就这样静悄悄地绽放了,盛开在人们视线之外。

想起前两年初见梧桐花时,自己的惊诧与震撼,浅紫色的花朵云一般高悬于枝头,恬淡而又恣意。问及单位许多人竟不知其名,甚至连在这院里工作生活了近一辈子的老同事也都茫然摇头。也许是梧桐开花的时间略迟,与迎风展姿的连翘、杨柳相比失了先机;也许是梧桐的枝干过于高大,与桃红李白的灌木相比逊了娇媚;也许是梧桐的花期过长,与晶莹圆润的玉兰相比少了怜惜……尽管高高大大的梧桐跟许多春花一样,也是先开花后长叶的,但人们却不大习惯或是不愿意去举头欣赏那一树的繁花。也许,在人们眼里,梧桐是树,不是花,树是用来仰望的,不是用来观赏的。

的确,梧桐通常是作为树的形象,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中。大概是因为梧桐高大挺拔,有树中的佼佼者的风范,古人常把梧桐与凤凰连在一起,诗经有诗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庄子的秋水篇里,也说到梧桐:“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雏,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所以,后来人们常说:家有梧桐树,引来金凤凰。这也就难怪民国以前的那些大户之家常在自家院子里栽种梧桐,甚至连我们国父的寝陵都载满了梧桐,我想那大概不仅是因为梧桐长得有气势,更多的还是因为梧桐是祥瑞和高贵的象征吧。

据说,梧桐是做古琴的上好材料,“世有嘉木,心自通灵,可以为琴,春秋和声”。古琴与离情别愁总是难脱干系的,也就难怪梧桐会以一个情感符号的形象行走于唐诗宋词里,成为文人墨客笔下的爱物。在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刘瀚的“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周紫芝的“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白居易的“寒月沉沉洞房静,真珠帘外梧桐影”、孟郊的“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徐再思的“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这些脍炙人口的诗词里,梧桐始终以自己的方式兀自挺立。

也许,因为梧桐是雌雄一体的乔木,即不失雄性的伟岸,也不乏雌性的柔美,像极了经过岁月磨砺后依然风华绝代的中年男女。那些梧桐树恰如肯于担当的男子,无论风吹雨打,无论艰难困苦,都是那样的高大挺拔,顶天立地。而那些梧桐花恰似从容自在的女子,虽没有春桃多姿,没有玫瑰迷人,却也内敛笃定,平和委婉,丝毫也不矫揉造作。

喜欢梧桐,喜欢梧桐树,也喜欢梧桐花,为什呢?套用一句当下的流行语吧:你懂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一窗梧桐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