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q360wang.com

落叶无言

秋风一天天紧致、一天天劲烈,树叶们实在支撑不住了,依依撒手,离别枝头,归附了生养、滋润它们的大地。

以往看见这样的情景,我也许会止不住心绪幽然,以不无怜惜的眼神,一一抚摸萎谢于地的落叶,感伤那满目的凄凉。这样的心情,也是许多人所共有的,不信,请看看网络博客,那里面有太多太多伤春悲秋的情感宣泄。不过,仔细想想也难怪,生命苦短嘛,又岂能责怪人们的触景生情呢?尤其是正当为某种情感所累之时,枯黄的落叶便正好对应了人的心境,满目的凄凉才会挪移到心头,正所谓“境由心生”。

可是今天,我心绪平和,不轻易会对周围的事与物产生移情现象,于是,便试着想客观地审视一下这裸裎于眼前的落叶。

枯叶还真不少呢:校园主干道两侧,是梧桐树的叶子,所有落叶中,要数它们最招摇了,仿佛它们受到的苦痛要比别的树叶深重一些似的,偶有微风拂过,便听哗啦啦一阵夸张的声响;距离高大的梧桐树旁边不远处,无规则地散植了十数棵银杏树,前不久,它们的叶子还一片金黄,与春夏清新、柔媚的绿色不同,别有一番雍庸华贵,而今天,它们也纷纷坠落枝头,美丽的花边造型虽然还存在,但色泽却呈现出暗淡的灰色,那是死亡的颜色啊;银杏树左侧30米开外,是我所钟爱的白玉兰,如今,但见树叶不见花,那曾经如明烛般昼夜高举、光彩照人的白玉兰花哪去了?莫不是深藏进了浓密的树荫中,只待来年重展芳容?可是,眼看这曾经绿意深重的叶片也自身难保,逐渐褪绿趋黄,了无生气,它又哪来余力呵护那曾经的精灵呢?看来,白玉兰花一缕芳魂早已深藏进了地底,或者,融入了树身,并不指望树叶的保护了;随着蜿蜒的校园大路往前延伸,一处缓缓的斜坡上,顺道路两侧一溜排开去两行高矮、粗细均匀的樱花树——校园的宠儿。那树上的樱花啊,年年岁岁,风光无限,树叶们因陪衬漂亮的樱花,更有在烈日当空的夏季为路人备下一程荫凉,而广受青睐。可是,而今路过这一段的任何人,却再没有兴趣抬头仰视渐趋枯干的树身,更不会面对遍地枯叶顾盼连连。

我想,这些树们,当春意勃发之际,它们都曾经何等地绿意盎然,何等地鲜丽娇美!红花再好,也需绿叶来配啊,绿叶红花,相映生辉,谁能离得开谁呢?热烈的夏天,它们的绿色、绿意更是浓稠得化不开——那是生命力旺盛的标志啊。俗语说,树大招风,可它们不怕风吹雨打,反而喜欢雨打风吹,因为只有风狂雨骤之际,才能彰显它们生命的本色、焕发生命的丰采。

那么,树叶们是不是这样想的呢?我无从知道。不过,从它们躺在地上那一份静谧、那一份坦然的神情来看,我以为,它们是有自己的思想的,自然,也就拥有自己的情感。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一片静静的落叶,我发现,它们都非常非常安静,如果不是正巧一阵风吹来,其中几张叶片微微颤动了几下的话,它们也许就会一直这样紧贴大地,直到逐渐销蚀成粉尘,溶入泥土。

它们应该是这样想的吧——生命的形式并非唯一,美丽的花朵、鲜嫩的叶片、丰硕的果实,固然是生命的华章,但孕育这一派风光的,却是之前及之后较长时间的酝酿、准备,那照样是生命的积极状态呢。没有百日的辛勤积蓄,哪来一朝的花红叶绿、果实累累呢?这其实就是一个生命的过程。

走过柔美的春天,度过热烈的夏天,树叶们生命的节奏便一步步走向了舒缓、宁静的秋天。在享受了一段时间天高云淡的恬静之后,它们逐渐进入这一轮生命的休眠期,开始萎谢、零落,皈依大地,听凭自然的律令,以另一种形式参与生命——也是下一番辉煌——的再造。它们深谙这一法则、尊崇这一规律,于是才有了我们人类所见的自然荣枯。只是,大多数时候,我们是在按照自己的喜乐好恶去认识、去解读这一现象罢了。自然就是自然,它决不会意气用事,如果非要找出一个它所在乎的东西的话,那就是生命的延续,迄今我们所看到的自然现象,无不关乎生命这一个宏大的主题。在这一点上,自然界要比人类清醒得多。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落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