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q360wang.com

亲吻你 梦中的红叶

一时间,满脑子都是——一树鲜红的枫叶。枝头上,悦耳动听的鸟语,是彩铃送来的祝福。从春到夏又酝酿到深秋的爱情之光,终于在枝头点亮,婉约到了人的身旁。跳动着的心,魂不守舍。反复思绪,过去十余年的朝朝暮暮。孰知道,心底里的那颗遗忘的种子又悄悄地发了芽?为了心中的慰藉,人情愿去做叛逆者,朝举出白旗,彻底溃败在你的魅力之下。《东方佛梦》的神韵,你早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朝思暮想的你,在温暖的阳光笼罩中,你是我心底里灿烂的秋天。

我拾起落在地上的一片红叶,像是最初轻轻地握住了你的倩手。在你扑朔迷离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的万籁星光。恍惚间,电光刺痛了心窝里的老伤,一股滚烫的热泪在幽谷中的暗河里流淌。看见的,是那原始森林中飘浮变幻着的云雾,时隐时现的秋红之淡淡的一抹微笑;看不见的,是那刻在额头和眼角上的皱纹,老泪横秋的往事,无从说起的痛。心知道,你常躲在山林那边偷笑着,又时常默默地哭泣着。为了你的微笑更加甜美,在吻你绯红的脸颊时,身上没有异样的味道,人就彻底戒掉了吸食几十年的香烟,从此改写许多不该有的问号。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爱的魅力。

其实,人早已料到有这样的结果。你本是生在小溪边的石崖上,守护山下碧潭的那棵枫树。是我的错,强将你挖回到盆钵里窝居。委屈了你,在这方小天地里生根发芽,在风雨霜雪中不休的挣扎,欲脱去三寸金莲之磨难。错以为,将你搬移到盆钵里变成魔鬼身材而富有;原本是,没有你在山崖处的自由和本有的原野里的华瑰。

你具有永恒的魅力。本身就是立体的诗和有声的画卷。在北方的商洛山中,你轮回演绎着春夏秋冬的色彩;在古老的崖壁上,你是唐宋诗词和随风飘渺的管弦乐章;在水墨画里,你是商山四皓茅屋前的枯藤老树,亦是李成、范宽笔下的亭台楼榭里千变万化的人妖。你是闲云野鹤的伴侣,亦是拥抱漂泊归来之航船的港湾。

检讨着人与树的差距,把捏着爱与恨的价值。抑或是,人为树,树为人。人为树时,向往树的寿龄,渴望树的青春,修炼树的老态龙钟,淡漠了树的枯枯荣荣。树为人时,向往人的儿女情长,渴望人的文化文明,羡慕人的离土漂移,体验人的痛痛楚楚。

然而,树永远是树,人永远是人。人和树最高级的目标都将是奋力地燃烧,抗拒着冷漠的世界。爱和恨之因果报应不只属于人类。人之情欲源于感觉,驱赶孤独和寂寞,调节心态的活动,尝试占有、享受或毁灭的本有野性。但是,树就不具备这些感知功能么?你虽在身边,却是永隔物界的么?不是的,你本有的高尚品质,即就是埋藏到深土下面几千年,变成又黑又亮的石头,仍然是值得人们永久珍藏的瑰宝。

收藏盆里的秋天,珍藏莳养盆树几十年的难忘故事,想念与春花月貌般的伙伴,与这秋红染霞之壮美为伴,与这霜天岁月之同晖。

面对眼前一树鲜红的枫叶,让冷漠或麻木的人复活。于是就卸下虚伪的面具,暴露出真实的自己,双手捧起这片殷红的枫叶,贴在自己的唇边,对你发出永恒的誓言:海枯石烂,亘古不变,即就是你红妆褪去,全裸着身躯,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美丽而富饶的秋天!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亲吻你 梦中的红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