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q360wang.com

流浪的风

有没有试过,把自己漂泊成忧郁的,在天地间漫无边际的流浪

这样的漂泊,只属于深陷在黑夜的人。当生命的章节哀伤成落花的树以后,文字的叶片上,便凝聚了惶惑的颜色。岁月从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将那些挣扎的期待,打上凄秋的印记,随失落的美好散入夜籁。那些无法按捺的空冥,便总是在夜深人静时苍茫地飞升,似无根的游魂,独自泛滥于暗黑的流波。

黯淡的寂寞吹起,或许是想远离。始于灵魂深处的喟息,并不需要慨然的翅膀。只要闭上眼睛,那些横撇竖捺便会组合成的姿势,到陌生的远方,到寂寞的远方,任欢欣和快乐将自己轻易忽视。我不想辜负这深不见底的哀伤,我让它痛彻心髓,痛到毫无知觉。我确信我需要的是将痛苦剥离,留下一个没有知觉的自己,便可以麻木地看着生命的章节在花落以后,又便是叶落的日子。而沉默的一天,便也悄悄地在眼前行了过去。

其实,有谁不愿意舒适地蜷缩在安乐之中,被温馨宠着、抚着,一觉睡到自然醒,又何必要让自己孤独起来,剥啄在虚无缥缈的情感世界,去刻意寻找那些让人沦陷的寂寞呢?

回眸过来,触抚那些空疏的枝头,才发现曾经引以自豪的绚丽,已在一个又一个的问号中零落成泥。捻开记忆的五指,竟是斑斑点点的残迹。时光在指缝间无情地流失了,而曾经拈花的指尖,皱着一片苍老。我知道,我不再是朝朝暮暮久长的相随,我的生命,只属于流浪

放逐自己,是最好的解脱。杵着一段宋词的枯木,在江南的土地上行走,沧浪的形骸,已无人认得。袖拂一片烟柳,便可以在江南破碎的青花中,想像一场沉没的烟雨,一些断损的桥,一些颓残的壁,一些紫色的丁香空结在蛩声里;抑或拭一宿飘露的梧桐,啜饮飞檐上圆了又缺的明月,听一些苦苦呻吟的蝉,看一些静静寂寥的水,窸窣一些哀怨在更声里不眠的笛。

白昼,我把光明交给忘我;夜晚,我把光明托付幽冥。常常是虚浮在忧伤的半空,俯瞰自己的寂坐,让一滴泪化成连夜的相思雨,打湿唐诗的旷野,继而淙淙成流,汇入江南的水,散成浅唱低吟的涟漪。于是,我掠过水湄,去寻找失落的音韵,想让简单的生活还能如期书写。然而,一段开花的往事,终究成了别人的谣传。我只能在逼仄的平仄里,摇曳梦一般的寄寓。

我承认我很贫穷,耽于情感的世界,我不掩饰自己的苍白。行走在参差不齐的红尘,我蚕食着自己的柔情,我希望那些殒落的劫难,安静地沉沦。

漂泊,不是心的死亡,我固执的流浪,或许是为了引渡今生。我相信,至少我还没有失去希望,那心底期待的微芒,还有一些坚强的光泽吧。即便流落在断章里,即便一个人的寻索无人问津,我也不会叫化情感。仰望无奈,还有什么,比这自由的寂寞更好?

如果漂泊成风,是为了相遇一种声音,那么,我期待是一串紫色的风铃。

转载请注明出处qq友乐园-q友乐园情侣头像-qq头像-男生头像-女生头像-网名-扣扣个性签名 » 流浪的风